服务电话:133921763

周冬雨、王思聪都来打卡的密室逃脱除了越来越

发表时间: 2019-10-08

  目前体验过全国1426个密室主题的玩家王蔚测算说,应该是4000家左右。

  TFS超级密室创始人满毅则称,可能有近万家,“2013年我去海口,那里基本没有密室,而现在至少有40家,好多带NPC(游戏中不受玩家操纵的角色)剧情演绎的,门票卖到200多元。”

  密室逃脱这几年的发展超出了太多人的想象,玩家数量上千万,且形成了不同的区域特色。比如,北京的密室逃脱门店最多,服装置景最豪华,注重沉浸式演绎;上海的密室逃脱最注重悬疑推理,解密和线索设置比较巧妙;重庆等西南地区玩家最喜欢恐怖主题……

  在采访过程中,多位资深密室逃脱玩家和企业创始人向经济观察报透露,北京、上海、重庆是国内密室逃脱产业最发达的三个城市,门店数量和主题创新都走在前面,但要说价格最贵、引领全国密逃行业的风向标的还数北京。

  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至东五环间,坐落着TFS、梦径、游娱联盟等多个一线密室逃脱公司,连带着发力线下沉浸式娱乐的万娱引力、戏精学院,构成了一个产业集群。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多半有互联网、影视背景,善于创造新的互动概念,快速捕捉上游产业动向。

  玩家群体在迅速崛起,他们中的部分硬核玩家会为了抓住游戏中难得的沉浸瞬间,不计回报地投入,带领起跨城市密室逃脱旅游的热潮,再把经验进行总结反馈,促进密室行业的革新。

  因而,这也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行业。“密室逃脱没有竞争,只有淘汰”是行业共识,一方面,它在快速替换掉年轻群体对KTV、夜总会的消费;另一方面,每当市场上出现新鲜的密室概念,消费者也很容易“喜新厌旧”。

  “很少听说有人唱一万块钱KTV、打一万块钱台球,但对密室逃脱硬核玩家来说,1万块钱的投入只能算是起点。光我了解到的、刷过600个以上密室主题的北京玩家就有上百个。而一个主题的门票少则几十,多则数百。”2013年9月开始玩密室逃脱的王蔚,是圈内公认的硬核玩家,一年打卡300个密室主题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。

  他的玩家ID“光冥皇帝”比他的本名更为响亮,玩家群里经常能看到模仿他微信头像的人。作为最早一批密室发烧友,光冥皇帝和笑脸、九爷、小新、念文等人开创了很多密室逃脱的玩法规则。

  他每体验一个主题,都会在QQ空间或朋友圈记录下类似的文字:“2019-05-11,成都神秘人,No1416-1417【血校】【人魅】”,并写下该主题的亮点和可以改进的地方。

  他还会每天在数独、解密网站做题,把题目发在玩家群里一同讨论,以便提升通关速度。

  不计回报的热情和颇具仪式感的记录反馈、跨城市竞争,引起后续玩家的模仿,形成了大V带动,发烧友跟随,进而普及到大众的传播路径。

  “2013年还没有密室逃脱玩家群,我们建了一个只有几十人的QQ群,然后不断有人加入,到现在我的微信里已经有几十个玩家微信群了。”大家通常在一起讨论不同主题玩法,以及机关设计是否精妙,玩家的增长和精进与密室逃脱行业的发展相辅相成,门店数量和产业供应商大幅增多。

  多位从业者回忆,2014年有许多密室逃脱玩家转型开门店,北京一度有400家密室逃脱门店,达到历年峰值。而王蔚也因为对密室的理解,经常被新店主找上门来咨询主题剧情设计,2014年,王蔚顺理成章转型成为一名密室逃脱主题设计者。

  和他相熟的另一位密室大V笑脸则更擅长口碑宣传,有自己的发声渠道和追随者,在最近播出的芒果TV综艺《密室大逃脱》中担任密室顾问。另外,大众点评、小红书、抖音等平台也有大量网红玩家出没,据TFS超级密室创始人满毅透露,这些平台的营销费用每条1万-2万元不等。

  从 2010年左右出现,到2014年迎来重大发展节点,密室逃脱从上游设计施工到下游的门店经营、宣传推广,已经形成一个完整产业链。

  密室逃脱全包服务供应商朗凡文化总经理张易波介绍,目前国内的密室逃脱门店大多投资仅有几十万元,以个人经营者为主,300万元以上投入的已经算是一线密室,而且大多分布在上海、北京、重庆、成都等几个城市,行业集中度不高,没有统一的服务标准,加上个体户经营理念不成熟,很多密室还没有为人所知就关门大吉。

  “每年北京大概有200家密室新开张,200家密室关门。”梦径超级密室创始人于鲲早年是迅雷华北区销售总监,从2012年开始投资密室逃脱门店,早已对行业的新陈代谢司空见惯。北京作为硬核玩家聚集的城市,密室逃脱行业淘汰和迭代的速度更快,NPC、沉浸式、IP植入等概念不断推陈出新。

  今年21岁的咩咩在初中时就经常和同学一起玩密室逃脱,那时场景比较简陋,门店位置也很偏僻,通常没有门脸,进入大三,课业负担减轻,她重新开始了密室打卡的旅程,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和同学们选择一个热门主题进行体验,从TFS超级密室的《风声》、游娱联盟的《摸金校尉》到梦径超级密室的《龙门客栈》……

  单价300元以上,一场6-8人,对于咩咩这样的大学生来说并不便宜。但配合商家不断升级的游戏体验,这样的价格已经在北京市场普及开来,甚至不乏每位666元、888元的“天价”。

  “经常有外地玩家请我推荐北京300元以下的精品密室,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讲。几年前1万块钱可以刷上百个密室主题,现在仅仅把游娱联盟十几个主题全刷了,就不止5000块。”王蔚告诉经济观察报。

  行业升级发生在2015年,曾经的CCTV栏目剧导演满毅从央视辞职,他创办的TFS超级密室第一次提出了换装和NPC真人演员的玩法,“影视剧拍摄经常会剩下大量的道具,我就想能不能运用在密室中,创造出更加真实的场景体验,而且文化消费产品都是闭环的,密室逃脱需要IP赋能,发展到一定影响力后还可以反哺线上,拍摄制作一些网络电影、有声书等。”

  让玩家穿着旗袍、制服穿越到不同历史时空,把电子游戏中的固定剧情人物搬到线下与玩家飙戏,TFS这一举措直接把密室逃脱的单场价格提升到298元,大连公建装修选哪家好 瑞家装饰上门量房,其双桥门店的月流水也达到70万元以上,引发整个行业的涨价潮。

  经济观察报记者见到满毅的当天,他刚刚和华谊兄弟洽谈完毕,续《风声》之后,TFS沉浸式剧场最新的IP《芳华已逝》也在跟华谊展开IP授权的合作,华谊电影公园等实体乐园的内容合作也在磋商中。

  此外,在位于中建弘陆的TFS门店,投资高达600万元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主题密室正在紧张施工,木屑纷飞。

  这部由雷佳音、易烊千玺主演的电视剧,由微影时代投资,并持有各种形式衍生品的改编授权。此次与TFS超级密室的合作,微影时代也有投资。

  热门IP在线下拥有更长生命力,线下娱乐也因IP赋能带来更多人流量。“我们和爱奇艺独播剧《破冰行动》的合作效果非常明显。那个主题的密室平时每月营业额在8万-10万元,加入《破冰行动》元素后,翻了一倍,目前是我们和爱奇艺合作IP中效果最好的。”梦径超级密室创始人于鲲说。

  梦径超级密室位于一个写字楼的地下一层,周围没有商圈,但在2018年一共接待3万人次。一个周三下午,坐在门店入场区,能看到身穿和服、汉服、现代制服的各种主题玩家陆续进场,于鲲介绍,梦径超级密室在周中也能实现3万左右的日流水,最近随着暑期到来,门店迎来忙碌期。

  “梦径每个主题的投资都在300万元以上,古代的客栈、现代的监狱都建好了,爱奇艺在我们这里只用花几万块钱改装就可以加入热播剧元素,实现联合营销。对我们来讲,和这些热播剧合作也能提升品牌形象,打造健康积极的价值观。”于鲲说。

  而游娱联盟则和金鹰卡通合作密切,把儿童节目《疯狂的麦咭》落在线下,目前已经有北京和长沙两家门店,一家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,一家建筑面积1万平方米以上。

  据游娱联盟总经理陈建峰介绍,《疯狂的麦咭》主题平时客流量在两三百人左右,高峰期有七八百人左右(不包括父母),每逢节假日就爆满,后续北京游娱联盟壹号基地会在现在基础上,再建一个《疯狂的麦咭》主题满足市场需求。

  这些影视IP合作,加上私密性良好带来的明星打卡,密室逃脱越来越成为有网红效应的行业。在社交平台上,经常能看到玩家在北京的密室逃脱门店偶遇周冬雨、王思聪、马思纯以及男团女团成员等情形。

  在硬核玩家和网红效应带动下,90后、00后玩密室逃脱、开相关门店已经成为一种时尚。

  1993年出生的小宇曾经每个月花费工资的20%去玩实景剧本杀游戏,这一密室逃脱形态因为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走红,迅速在全国生根发芽。为了能在家乡开一家相关门店,他已经在北京大魔王实景侦探推理馆工作快一年,每天接待5-6场游戏玩家,并针对他们的意见对剧本进行升级迭代。

  “剧本杀在二三线城市还不普遍,具有很大市场空间,而且投资成本比较可控,年轻玩家买几个剧本,对场地进行简单装修,就可以开业了。”小宇在工作中经常遇到向他咨询门店经营的玩家,有的人从外地赶来特地询问购买剧本版权和装修置景的细节问题。

  不像北京门店大都自主开发剧本、联络工程队,绝大多数外地商户需要从北京、上海、重庆等密室逃脱头部城市引入先进模式,这一需求催生了一个涵盖剧本设计、机关编程、设备安装等环节的近2000家供应商队伍。

  其中90%的供应商都只擅长产业链的一个环节,比如前文提到的王蔚,他的剧本工作室在2018年一共承接了50多个设计项目,客户分布在长沙、武汉、苏州、杭州等多个城市,营业额上百万元。

  2015年以前,密室逃脱行业最重视设备,一套精巧的电气机关经常让玩家们赞不绝口,博睿鑫娱等供应商是这方面的佼佼者,朗凡文化也收购了一个设备厂。

  但随着设备不断进化,这几年行业开始强调剧本方案创意,逐渐形成了一个版权买卖市场。一套包含剧情设计、主题包装、施工指导的方案通常按照市场热度叫价5万-20万元不等。

  因为行业向好,一线密室逃脱连锁店的方案设计跟不上开店速度,也会从不同地区购买主题,比如无忧岛就从重庆买了10个主题落地到上海,魔方有一个全国精品店,聚集了从全国各地搜集来的优质主题。

  而北京的梦径超级密室、TFS超级密室、游娱联盟也经常有外地玩家过来洽谈主题版权购买业务,后两者的加盟店已经陆续开张。“因为我们在北京有设计团队持续生产内容,可以向外地进行标准化运营输出,或者针对特定场地进行内容定制,这也是资产由重转轻的一个过程。”TFS超级密室近两年来陆续开展外地加盟业务,为了统一服务标准,通常会给合作伙伴详细的运营指导,从市场分析和门店选址阶段就开始介入。

  满毅透露,TFS在成都的两家加盟店,一个多主题密室逃脱月营业额70万元,一个《风声》单主题月流水在20万左右。这个月以来,满毅一直奔波在外地,不断收到外地客户邀约。“整店输出的优点是每个环节都有售后服务,包括如何经营我们都有培训课程。如果一家门店有多个供应商,则容易在遇到问题时相互扯皮。”朗凡文化总经理张易波认为,以后密室逃脱供应商会逐渐走向平台化,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全包公司才能在激烈竞争中存活。

  具体表现有两方面:一是TFS超级密室这样的大型门店对外输出运营模式,二是像朗凡文化这样的供应商队伍不断品牌化,向下游门店渗透。

  自从2014年在石家庄成立公司,朗凡文化除了在北京高碑店有一家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的易码实景剧本店,主要提供密室逃脱整店输出服务,从剧本方案到机关设计,还有一个2000平方米的设备厂,一个施工队伍,目前已经在天津、北京、西安、武汉、云南、深圳、兰州等城市落地多个易码品牌门店。“我们拥有易码独立商标,严格控制一个城市不能出现两个同样的主题,没有品牌代理费,一般按照主题套系进行收费,所有的设备程序都由自家员工上门安装。”按照朗凡文化的闭环式设计,所有方案主题都有相应设备,会以成品形式运到目标城市,一连接就能使用。今年6月澳大利亚开业的密室逃脱门店MYST,总投资700万,由朗凡文化提供设计施工服务,光把设备运到澳洲就花了38万。

  拨开密室逃脱产业链的资金流水账单,一线密室逃脱供应商的年度流水在千万左右,与头部城市的头部门店年度流水相当,而门店因为直接面对消费者,面临的竞争环境更加复杂,更考验团队整体经营能力。

  梦径超级密室创始人于鲲告诉经济观察报,占地面积4000平方米的门店一年光租金成本就有300万元,NPC演员、门店员工薪酬一年300多万元,还有前期置景的折旧。

  为了营造出真实的江湖场景,这家位于地下一层的店铺,人工搭建出老树、怪石、古亭、佛像等,耗资不菲。即便一年营业流水可以达到1000多万元,要想收回投资成本也需要3-5年。

  但3年后市场上又会出现什么创新玩法呢?就像朗凡文化总经理张易波所说,密室逃脱行业没有竞争,更多是淘汰,每当市场上出现新鲜概念,新进入的消费者就会被吸引过去。

  为了增加单次消费额度,TFS、游娱联盟等密室逃脱门店已经变成囊括按摩椅、迷你KTV、VR体验、自动贩卖机等多种便捷服务为一体的线下场景。

  位于三里屯的《触电总局:一千零一界》则在互动场景中设计了小卖部、冷饮店、游戏机店等线小时的沉浸式实境电影内容更为充实,多层次开发用户价值。

  另外,密室逃脱也逐渐和商业地产、文旅地产合作,通过沉浸式演绎改造更多场景,开发不同商业模式。

  融合电影场景、戏剧表演、游戏互动、IP衍生品消费和社交等五种玩法,万娱引力开发的触电系列是最早把沉浸式体验带入商场的公司。2016年初推出的《触电鬼吹灯》已经在全国20几个城市巡演,与大悦城、万象城等多个购物中心进行合作。“和商场的漫展和传统IP展相比,我们因为有真人演员互动和完整故事线,所以体验更好、客单价更高,同样是一天数百人甚至上千人光顾,全天流水会是静态展的好几倍。和固定地点的密室逃脱相比,商场快闪没有地租成本,所有装修材料和设备都可以模块化组装运输到下一个城市。”万娱引力CEO周箫说,触电系列沉浸式体验与商业地产的合作主要是版权金+推广费+分成,商场给触电一部分版权金和推广费,触电给商场一些门票分成。

  但也有人质疑,这种形式是否已经脱离密室逃脱范畴,多位资深玩家和密室逃脱从业者告诉经济观察报,现在密室逃脱行业发展的越来越不像“密室逃脱”,用实景娱乐概括更加贴切。

  早在2018年,游娱联盟和湖南顺天旅游合作的渔窑小镇,虽然有剧情演绎、机关破解,但占地面积几万平方米,故事场景涵盖多个院子、街区,不再是密闭空间。这一实景玩法最早在密室逃脱硬核玩家中推广,引发更多人群尝鲜,每到节假日能吸引三四千人前去游玩。

  万娱引力在2018年曾与浙江嘉善景区合作了《触电仙剑奇侠传》,今年专门成立文旅事业部,入驻更多景区,打造“触电东部世界”和推出一系列结合中国历史文化的沉浸式娱乐产品。如周萧所说:“你可以把我们理解为沉浸版的‘宋城’,是对几十年以来文旅景区内容体验的一次颠覆。”“表面上看,密室逃脱行业这几年突飞猛进,事实上大的背景是中国青年的文娱消费方式正在改变。传统的卡拉OK、夜总会慢慢衰落,是它提供的服务不好吗?是因为滋养它的时代过去了,总会有一个新的娱乐场景替代它。”TFS超级密室创始人满毅说。